28岁的我坐在医院的轮椅上大哭

11 月 9 号,周一,我坐在轮椅上疼得流眼泪。



早上起床后正常上洗手间、洗漱,等洗漱出来,我感觉后腰开始阵痛,那种疼痛感似曾相识,我立马意识到可能是肾结石。


除了疼痛,心里开始有点慌,6 年前那次痛不欲生的感受莫非今天又要重来一次,潜意识里安慰自己这不是肾结石,坐下来休息一会或许就不疼了。


坐下后依然没有缓解的迹象,甚至疼痛有些加剧,于是我决定要去医院。


当时也还没有特别的疼,我想着我自己一个人应该能解决好,所以我自己一个人打车去了附近的医院,一路上有点小堵,还有红绿灯。


师傅看上去也是一直想唠嗑,我实在无力接话,半个字都不想多说,就一直点头,偶尔嗯一声。


在去医院的路上忽然深刻明白了高速应急车道、救护车可以畅通无阻的重要意义了。


到了医院后去窗口挂号,由于走的急没找着医保卡,只带了身份证,医院就又给办了就诊卡。


挂号的时候问我挂哪个科,我随口说了个肾疼,然后就给挂了个肾脏内科。其实我应该挂急诊外科,去之前我还想好了要挂急诊的,当时整个人疼的有点懵圈。


因为肾内科属于门诊,门诊一般都得排队等,好在当时我前面只有 2 位病人,排在我前面的一位老者主动问我身体什么问题,我说应该是肾结石,他还随即给了我一些建议,少吃烧烤、动物内脏等。


其实当时特别想跟老者交换一下,让大夫先给我看病,到嘴边的话又给咽回去了。


这主要都是因为挂错了号给耽误了,挂急诊的话应该就不用等,增加了自己的疼痛时间。


后面过了 10 来分钟,腰部和腹部突然痉挛,就像被什么东西用力绑住了,还一直往里缩,同时产生了剧烈的疼痛感,这在医学上形容为剧烈绞痛。


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张大嘴呼吸,全身出冷汗,呕心,体温下降,那种疼痛就好像有人用刀一刀一刀的划你的肉。


但这时候大夫还在给前面的老者看病,我也实在难以忍受,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推开诊室的门,趴在门边上,有气无力的跟大夫说能不能先给我看,我说我疼的不行了。


大夫看见我痛苦的样子,也说应该是肾结石,然后立即给我开了一系列检查和止疼针的单子。


我说我疼的不能下楼了,能不能让上楼来打针,大夫说不行,老者见状后转过来看着我,说他可以帮我,当时我还挺感动的,但显然这不现实。


然后大夫马上出去叫医院客服,让找个轮椅给我,同时还安慰我不用太担心,说肾结石是常见疾病,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也赶紧给我媳妇发了两条微信,说疼的不行了,快来,同时发了个位置信息。


后面的细节不再过多描述,现在回忆起来都让我后怕,太痛苦了。


大概就是一位女士用轮椅推着我去缴费、打止疼针、做 B 超、验血、喝水、验尿、重新挂急诊等,这位女士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专门去感谢她,甚至我都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在轮椅上我几乎全程是闭着眼睛的。


等到我媳妇赶到医院后,这位女士本打算是要回办公室的,但见我媳妇还抱着娃,她认为会不方便,然后便继续留下来推着我,直到最后啥时候离开的我也不知道。


后面大夫给出了诊断意见,就是肾结石,并且有两个,一个还在肾里面,引发疼痛的就是被卡在输尿管的这个结石,然后开了些药,让回去多喝水、多排尿,将结石自然排出体外就好了。


我的思考


1、提高风险应对能力

6 年前第一次犯肾结石的时候,我考虑的都是类似为什么会有结石、结石该如何避免这样的问题。


而现在我想的更多的是如果这是一场突发大病,需要高额的治疗费用,这对我及整个家庭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该如何通过风险管理工具转移这些我承担不起的风险。


换句话来说,前些年我主要关注的是怎么预防风险,现在我更看重的是风险应对能力。


2、被动收入

一定要学会投资,而且要通过投资获得被动收入,投资不限于股票、基金、债券等证券产品,实业、房产等都可以属于投资。


因为主动收入终究还是在售卖你自己的个人时间,当你的时间无法应用于工作时,你的主动收入会立即被中断。


而被动收入最大的特点就是仅花费你较少的时间或者几乎不需要你的时间,哪怕是坐在轮椅上或者躺在病床上,依然可以产生持续的收入。


从古至今,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被动收入模式,那就是收房租。


3、痛苦即重生

每一次让你痛苦到死的经历,都当做一次生命的重生,人生旅程总有大大小小的痛苦等着你,不要轻易向痛苦投降,挺过去了,事后回忆不一定美好,但为你日后挑战其他更大的痛苦增加了勇气和底气。


4、感恩

两次肾结石发作,在我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几乎都是素人在第一时间帮助了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常怀感恩之心。

关键词: